文章
  • 文章
  • 产品
搜索

新闻中心

Press center

首页 >> 行业动态 >>会员动态 >> 【理事单位】房地集团古建工作室 | 无双风月 山水寄情:颐和园画中游建筑群修缮工程记【首开建设文化之旅】
详细内容

【理事单位】房地集团古建工作室 | 无双风月 山水寄情:颐和园画中游建筑群修缮工程记【首开建设文化之旅】

来源: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古建工作室    

图片 1.jpg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影响和重要意义,并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中国历史建筑文化是根植于中华文明与中国式现代化的台基之上,其内涵绵延赓续又深具独特性。今天,我们无论是回望一座座历史建筑,或品鉴一个个文化地标,都能溯及我们民族“一脉相承的精神追求、精神特质、精神脉络。”

称“历史建筑”之前,中国历史建筑长期被称为“古代建筑”。中国古代并无建筑师,或者建筑设计师一说,取而代之以“哲匠”之谓,缘于朱启钤先生的精准定位:“……凡于工艺上曾著一事,传一艺,显一技,立一言,若以其于人类文化有所贡献……而以‘哲’字嘉其称。”著事、传艺、显技、立言——我国历史建筑文化,毋庸置疑是这些“哲匠”创造的,也有赖于一代代哲匠的传承与守护。

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首开集团建筑施工板块的子集团(以下简称“首开房地集团”),从建国伊始就是北京历史建筑修缮、保护的一支生力军;新时代以来,凭借古建领域的传统优势,守正创新,确立了构筑古建全产业链的发展路径。首开房地集团始终秉持“赓续红色基因,弘扬工匠精神”的理念,在“向心·利民”的首开经验指引下,为中央国家机关用房服务、为城市复兴建设服务,为古建文化传承发展服务。

《首开建设文化之旅》遴选首开房地集团参与建设的皇家礼制建筑、皇家园林建筑、近现代名人故居、首都民居街巷环境更新、提升等优质、精品工程项目共九项,所涉历史建筑、典型街巷等,不仅是具有代表性的首都人文地理地标,同时,也是首开房地人投身参与修缮、修建的重点项目,希望籍此,为企业文化自信作一范本;为研究者研究、研讨作一佐证;为增进百姓普及了解历史建筑常识作一助力。

《首开建设文化之旅》最为难能的是所有文稿均出自首开房地集团职工之手,他们将参与之热忱、拳拳之匠艺、丰富之经历,撷英撰文、图文并茂、编辑成册,以飨读者。

首开房地集团的哲匠们,他们肩负起首都建设、古都风貌保护的责任;他们是首开房地集团的脊梁,是企业文化的践行者;是匠心匠艺的坚守者。

年年岁岁辈辈,笑谈挥洒汗水往事……

「首开建设文化之旅」就此展开。今天我们推出的是这个系列文丛的第一篇,欢迎品鉴。 

图片 5.jpg


卷首语

叠翁山、理金海、清漪映耕织、红尘、部洲、灵境与仙山。山若蝠、水似西湖。士之谐趣曰园中惠山。南湖、藻鉴、治镜直似仙苑,香岩犹盛桑鸢西竺世界。

画中、爱山、借秋、山水湖光共一楼;古有仙都、华林、艮岳,沿河红尘深处,移天缩地在君怀。


颐和园,因其是在清漪园基础上复建而成,被列为“中国四大园林之首”——亭台楼阁、门户窗牖(yǒu)、假山叠石,古建筑与自然风光相映成趣、栩栩如生。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壮丽的景观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吸引无数游客前来探访。

图片 6.jpg

“清风拂绿柳,白水映红桃。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沿着一条蜿蜒的坡路而上,远远地就能听到从阁楼中传来阵阵感叹,这便是颐和园中尘封长达九年的画中游,直至2023年初,才以更加优美的姿态展现在世人眼前。

首开房地集团直属单位北京房修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房修一建筑公司”)曾多次参与颐和园园内建筑的修缮工程,此次画中游建筑群修缮工程自2018年9月开始对土建部分进行修缮,2020年10月竣工,历时27个月。


图片 7.jpg

清漪园(颐和园前身)始建于1750年,清乾隆十五年。

清漪园历时十二年建成,乾隆皇帝以诗赞曰:何处燕山最畅情,无双风月属昆明。

清漪园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经营,1860年,清咸丰十年,毁于英、法联军入侵。

1886年,清光绪十二年,在清漪园遗址处兴办海军学堂,兴建了“排云殿”。

1888年,清光绪十四年,正式诏谕重建清漪园,历时六年竣工并变更园名为“颐和园”,从此“清漪园”成为历史,颐和园正式成为中国封建王朝最后一次大兴土木的园林作品。

 

颐和园占地约3平方公里,其中水面占园林整体约四分之三。颐和园共构建100余处景观,根据皇家临政、休憩、赏玩所需划分为两大区域,即宫苑区、园景区。

宫苑区面水背山,由乐寿堂、玉澜堂、宜芸馆三座宫院组成;园景区则由昆明湖、万寿山前山和后山及后湖组成。画中游属园景区,其主要建筑群坐落于颐和园万寿山西南坡转折部,南与听鹂馆相对,北向湖而指,直达智慧海。

图片 8.jpg

▲画中游建筑群位置示意图

画中游建筑群始建时间并无确切记载,根据《颐和园志》修缮档案中的描述,乾隆皇帝所作的《晓春万寿山即景八首》(其七)“倚岩构筑得层楼,面势昆明万景收。我意独欣云外赏,人来群拟画中游。”描写了乾隆皇帝第一次游览画中游登楼赏景的情形。据此可推测,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画中游主体建筑可能已基本建成。

乾隆朝之后,画中游建筑群逐渐从鼎盛走向衰落。1860年,清咸丰十年,北京西郊皇家园林遭到英法联军的焚掠,这场劫难后,画中游建筑群仅借秋楼和画中游正殿得以幸存,直至光绪年间才重新修建。

画中游建筑群倚山而筑,借爬山游廊登“澄辉阁”,东、西配爱山、借秋两亭,阁后有白石牌坊和画中游主殿,或依山登阁;或驻亭凭眺——乾隆帝有《画中游》一诗:“金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远至湖北三千里。近到江南十六州。美景一时观不尽,天缘有份画中游。”


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对建筑群进行了小范围修缮,基本保持了光绪年间重修之后的格局。最近一次修缮(2018年9月至2020年10月)是1985年以来的首次较大规模整修,房修一建筑公司参与了此次修缮。

王俊生(时任画中游建筑群修缮工程项目经理)曾多次参与过颐和园内古建修缮项目,例如排云殿、佛香阁等,画中游开放后,他也“故地重游”了一番,回忆起当时修缮的场景,依旧记忆深刻。

据他介绍,古建修缮一直以来坚持“最小干预”原则,“最小干预”就是将维修、加固活动中对文物造成的损害降低到最小限度,最大程度地保存不同历史时期、具有历史价值的遗存,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文化信息,保护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画中游项目位于颐和园万寿山上,因为地势高敞,可兼具观景与得景,但这个地势也给项目施工实现“最小干预”增加了难度。

为了不损毁山上的古树,项目部无法在建筑群内使用机械运输设备,这在施工过程中成为了一个很大的困难。王俊生积极借鉴类似工程的施工管理经验,确立了“坚持一个思路,确保一个重点”的施工指导思想,即坚持古建筑施工的保护性原则,所有的材料运输全部采用人工搬运的方法,并且考虑到不能影响游客的游园体验,都安排在闭园之后再搬运。项目部在确保工期、物料符合施工要求的前提下,投入了更多的人力,工人们用一辆辆小推车将物资运上山,最高峰时,每个工人每天平均要运料约700公斤。

图片 11.jpg

说到琉璃瓦,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故宫内辉煌大气的黄色琉璃瓦和天坛公园神秘高雅的“天坛蓝”琉璃瓦,而颐和园画中游建筑群屋面的琉璃瓦则不同于这两处,瓦色为孔雀蓝、绿琉璃瓦配黄剪边,其色彩、纹样十分少见。

此次修缮工作一项重中之重的任务就是匹配同样花色与质地的琉璃瓦。司彪(时任颐和园画中游建筑群修缮工程项目负责人)经过多方、多次考察,最终在山西找到了一家具备古法烧制琉璃瓦能力的工坊,并经过论证决定共同研发——从琉璃瓦的泥坯制作到颜色的调配在没有任何参考信息的情况下,依靠老匠人的经验,经历多次反复试验,终于烧制出与可以媲美古瓦的孔雀蓝……样品烧制成功后,项目团队将样品交给甲方和监理选取,前后历经2个多月的时间,最终胜利完成了修缮任务。

本次修缮之前,屋面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脱釉和瓦件脱节、松动、断裂,夹腮灰松动脱落,檐头附件及瓦件吻兽尺寸、颜色、纹饰凌乱不一。工人们将屋面的沟滴(或花边瓦)琉璃瓦、吻兽等瓦件进行拆卸,拆卸中要特别注意保护瓦件不受损失,对瓦件原装详细测量、统计、编号、分类存放,记录数目、名称,严格筛选旧瓦件,对于原有瓦件做到应用尽用,实在无法使用的则由设计专家及项目部进行了统一添配。

图片 12.jpg

▲修缮前、后的画中游正殿屋面(画中游正殿屋面,中央为棱花心聚锦图案,采用孔雀蓝绿琉璃瓦和黄色琉璃瓦,四周配黄色琉璃瓦剪边)

历史建筑的屋顶修缮中,铺设瓦片一项称为“屋面瓦瓦(wàwǎ)”。修缮前,一般历史建筑屋顶呈杂草、树苗丛生,经古建工匠们的巧手,雁翅重叠、挑檐层峦,糟朽的屋面焕然一新。就画中游正殿屋面工程来说,瓦瓦时,普通瓦片与砖雕纹饰瓦当相配,难度较大的一片纹饰呈现棱花心聚锦图案,这就要求工匠们在瓦瓦过程中特别注意对棱花心聚锦团瓦件的添配,一枝一叶都不能掉以轻心,以保证屋面聚锦图案的完整性和观赏性。


北京城西北,有一处皇家行宫园林集群,被称为“三山五园”,即香山、玉泉山、万寿山等组成的“三山”及“静宜园、静明园、颐和园(另一说为万寿山的清漪园)、畅春园、圆明园”等著称的“五园”。

“三山五园”构成了北京西北郊的皇家名胜风景带,也被专家学者称为“北京西山风景带”。皇家行宫、御苑园林为什么会选在京西北呢?首先,我国地势西高东低,传统城市建设多依仗水源地附近,北京亦如是,太行山余脉之下的西山泉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北京人,水盛则林木盛,京西北泉水、山林的自然资源丰厚,自然是皇家行宫、御苑的首选之地;其次,若将北京地区看作“皇城”整体,根据《易经·说卦传》:“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又:“乾,天也,故称父”,“乾为天、为圜、为君、为父”,中国传统哲学认为,西北方为“天门”,北京城的“天门”亦即在西北方;最后,除京西北是天门所在,又是山林茂盛之处以外,从传统园林营造角度讲,在此建行宫、园林、别苑,还应和了中国传统文人的“隐逸”“避喧”的处世之道……地理自然、传统哲学、人文渊薮皆指向京西,“三山五园”之造、之景、之境,自是大成之作。

图片 15.jpg

在颐和园中,排云殿两边依山势对称布置了许多建筑,如前山东部乐寿堂北的半山坡上有一巨石,上刻乾隆手书四个大字“燕台大观”,巨石下有一组建筑,名“乐寿堂”。而在万寿山前西部,画中游的亭台楼阁别具一格,各建筑物之间以爬山廊连接,利用山形地势的高低,筑有不同高度的平台,而且建筑的不同形体相互搭配,构图丰富。登阁眺望湖光山色,犹如置身画中。相传这画中游是由乾隆皇帝亲自设计的。

历经修复、修缮,今日从万寿山西部山脚处望去,整个画中游建筑群最南端的两层八角亭式的楼阁就是澄辉阁,阁上悬挂着“画中游”匾额(于民国时修缮错挂为画中游,延续至今)。从山脚经过爬山游廊,登上澄辉阁,便可发现,阁中立柱与楣子木栏杆巧妙的形成了一幅幅精致的“画框”,凭栏眺望,向南可见堤岛湖泊波光粼粼,向西可见青山塔影深远迷蒙,宛若画境。乾隆皇帝的御制诗中曾多次描绘登临澄辉阁所欣赏的美景:

图片 16.jpg

由澄辉阁向后走,可看到路径两旁是在天然裸露的山石上堆叠而成的一组组假山,与亭台楼阁、游廊紧密相连,路径中若隐若现的是石牌楼门洞,透过门洞可看到画中游正殿屋顶,时而遮挡,时而显露,别有一番趣味。

图片 17.jpg

▲修缮后的澄辉阁

经过垂花门直至画中游最北端,是一座带有落地罩的敞轩,此轩地处万寿山前山山脊西部端头的地形转折点,西面的梁柱正好将远处的西山、玉泉山框成一幅绝妙的风景画,皇家山水园林典范——颐和园的湖山真意即在于此。


图片 18.jpg


颐和部洲琉璃覆

——琉璃瓦简史

颐和园,引《园冶》中江南园林之趣建游廊、闲庭、石舫、戏楼等,步入人间;凭栏入目,籍山水之水景造仙山胜地,无为清静中,黄老淼渺;汉藏福地起自万寿,四大部洲,覆琉璃而普照流离。这一段说的是颐和园造园的规划思路和主要建筑特征。一园之中,凝结“儒释道”三种思想哲学,在我国乃至全世界来讲,都是绝无仅有的;最令人惊叹的是,万寿山上满覆琉璃瓦的“智慧海”“多宝琉璃塔”,智慧海外立面千万个合十打坐的佛像与黄、绿两色琉璃流溢,阳光普照之下,如宝如珍,一时间,传统建筑构件琉璃瓦的装饰效果达到极致,真如琉璃于汉初传入时所解之义:“……璧流离”。

琉璃,古称“流离”,中国建筑中最早使用“琉璃瓦”可以追溯到北魏时期。辽金建都北京时,琉璃瓦已经大规模在建筑,特别是传统建筑的屋顶上使用。梁思成在对比中西建筑特征差异时,曾指出:“中国人对于屋顶的态度……特别标榜,骄傲的、直率地将它全部托起,使成为建筑中最堂皇、最惹人注目之一部。”而制造出“最堂皇”“最惹人注目”效果的,当属琉璃瓦无疑。

琉璃瓦中最为出彩的元素是“琉璃釉”,其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SiO2,一说为二氧化矽)。宋《营造法式》卷十五对其成分这样表述:“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冬月以汤。……”由此可见,琉璃釉之所以能呈现不同色彩,盖因加入融入了铜、铁、钴等金属氧化物作呈色剂;烧制时,使用大量铅或铅的氧化物作助熔剂,当窑温900摄氏度左右釉料即熔化,这样的温控则可以保证琉璃瓦釉色光泽鲜丽。琉璃釉所使用的原料,皆为天然的矿物,而矿物所涉产地质量各有不同,因此,琉璃瓦的产地与其专擅的瓦色息息相关,如山西介休的金瓦;平遥的孔雀蓝瓦等等。

琉璃最早出现在我国是商中期,但仅仅是简单配方的釉料附色,并非真正意义的琉璃制品;根据出土文物所证,汉代陶器附釉制品出现在“明器”中,并非属于建筑构件;及至西晋,据《西京杂记》记载,琉璃作为建筑装饰或曰家居制品——窗扉屏风,已经出现在贵族、豪强的居所中。真正作为建筑构件,但烧制方式相对粗糙、简单的类琉璃建筑构件——绿琉璃瓦,首次出现在山西大同,而时期为公元5世纪的北魏;唐代的文献、文物所载的“唐三彩”以及宋《营造法式》卷十五“窑作制度”,对琉璃釉提出“以黄丹、河洛石和铜末,用水调匀”之法等为琉璃构件详细的釉料配方等,证明琉璃作为建筑构件、建筑装饰品被广泛运用是这一时期。

进入明、清,陶瓷、琉璃等烧制技艺大幅提高,薪窑,尤其是煤窑大量出现,煤炭等燃烧材料的运用更为纯熟,“自此中国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梁思成语)”,琉璃瓦作为建筑物屋顶(屋面)的主要构件,普及到大江南北,富庶贵胄乃至寻常百姓的居所。琉璃瓦作为主要建筑构件、装饰材料(构件)在明清两朝有着严格的使用规范、等级制度。


明、清朝琉璃色彩等级

图片 19.jpg

作为单体历史建筑,琉璃瓦的施用成就了该单体建筑整体色彩的三分之一以上,太和殿的琉璃瓦屋面呈现的“黄色”所占面积是整体建筑色彩面积的43.3%;天坛祈年殿的屋面(三覆檐)蓝色占比则达到了66.9%。

图片 20.jpg

据明万历《工部厂库须知》记载:北京城南“琉璃黑窑厂,专管烧造琉璃瓦件并黑窑砖料”,至今,北京宣武门南仍有“黑窑厂”这一地名。有趣的是,明代琉璃瓦件与砖料同在一窑,琉璃瓦也从筒瓦、瓦当、勾头、滴水、当沟、鸱吻、脊兽等发展到墙面贴饰,这类琉璃贴饰发展为“琉璃砖”“琉璃璧”,多用于佛塔、牌坊、照壁、门、看面墙等,如颐和园中“多宝塔”;故宫、北海的九龙壁等。


图片 21.jpg


  • 地址: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石龙经济开发区美安路1号IDM智能科技园
  • 邮箱:bcdaorg@163.com
  • 办公室电话:010-63379226                         传真:010-63379226
  • 邮编:102308
  • 版权声明:北京市建筑装饰协会   京ICP备2022005253号-1   Powered by bcda

           

扫一扫关注我们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10-63379226
- 客服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