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装饰设计  > 设计知识  > 古建筑修复,岂能...

古建筑修复,岂能“隆鼻削骨”

发布时间:2015-08-10 23:41:32 发布者:最高管理员 来源: 浏览次数:3474

 日前,位于龟岗二马路11号的民国门楼被推倒,重建后大门换成不锈钢门,引起不少关注老建筑保育的街坊惋惜。

  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古建筑,甚至包括一些已被列为文物的建筑,在维修过程中并不能完全做到“修旧如旧”——因业主方、管理方对实用主义的坚持,对先人审美观念的不认同,而要求使用现代的工艺、材料甚至风格来“翻新”旧建筑。有专家认为,如此“修葺”,不但让后人无法真正领略旧建筑之美,这些建筑所包含的独特历史信息,也在一次次的“翻新”中逐渐凋零。

  龟岗民国门楼

  民国建筑+不锈钢门

  “痛!以前广州消失了很多古建筑,没想到,现在珍贵的民国门楼也保不住了。”古粤秀色本土文化宣传协会创办人杨华辉的这条微博,再次引起街坊对旧建筑的关注。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60年代,该楼顶楼加了五角星,其他部位则完好保存了下来。日前记者走访发现,旧门楼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红墙、琉璃瓦、不锈钢门建筑。负责该楼装修的王先生称,业主已出国,但他认为,“广州很多地方的老建筑外墙都改成现代建筑,没什么奇怪。”

  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有不同的看法。他表示,改建改变了历史风貌,新的立面把传统的琉璃瓦和现代的不锈钢门结合起来,装饰既不民国也不现代,“不伦不类”。

  沙面红楼

  雍容金属天花+暗黄漆

  始建于民国时期的沙面红楼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改为集餐饮、住宿、宴会于一体的沙面会馆,该工程曾被国家文物局评价为“近现代建筑保护和利用的典范”。汤国华表示,该建筑尽可能保留和尊重了历史信息,但也有遗憾。

  据介绍,红楼一层天花是沙面文物建筑仅存的金属压模天花。解放后,红楼曾作为宿舍使用,因维护不当,天花普遍生锈穿孔。修复时,采用现代技术让天花基本保留,涂上金漆后,雍容大方的气质得到恢复。但因业主审美与文物原状有出入,天花的金黄色被悄悄改为了暗黄色,金属灯花也被拆除,并按现代装修风格安装了吊灯。业主还要将十多个和金属天花一体的灯花撤走,后来在汤国华的坚持下,唯一一个才被保留了下来。

  石室圣心大教堂 玫瑰窗+现代玻璃

  2004 年,汤国华负责一德路石室圣心大教堂的修葺。据其介绍,教堂彩色玻璃窗受损严重,只剩东西两个圆形玫瑰窗和尖拱窗顶的彩色玻璃。他回忆道,维修总体是成功的,但也有遗憾。如在维修玫瑰窗时,他叮嘱施工人员保留旧玻璃,损坏部分再用新玻璃修补。但施工人员致电他称,业主要求全部更换新玻璃,因可使用更长时间。汤国华立刻来到现场,发现东边的玫瑰窗已换了新玻璃,他坚决要求保留西边玫瑰窗的玻璃,否则验收不签名。最终,这边有着百年历史的玻璃得以保留。

  “我维修文物的基本原则是把尽量多的历史信息留给后人。”汤国华说,旧玻璃是古人手工做的,新玻璃颜色没有旧玻璃那样晶莹剔透,厚薄也不一致。此外,旧玻璃白天从外无法看到颜色,从里面则能非常清晰地看到玻璃窗上图案的红、黄、蓝、绿等颜色,新玻璃则里外都可看到颜色,失去了教堂视觉上的神秘感。

  赤岗塔 百年老塔+水泥楼板

  赤岗塔兴建于1619年,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8年,该塔进行了抢救维修。维修后,基本复原了赤岗塔的原貌。汤国华回忆起这次维修,仍认为不无遗憾。

  据其介绍,赤岗塔17层原来均为木楼板,维修前木楼板已不复存在。汤国华主张恢复木楼板,但业主认为木楼板价格高、容易失火,提出要用钢筋混凝土代替,还称西安大雁塔也用了水泥楼板,所以赤岗塔也可仿效。但汤国华认为,失火隐患可通过技术和管理来解决,使用时长上,木楼板不比水泥楼板短,因水泥楼板百年后会碳化,而木楼板若遭白蚁腐蚀,则可局部更换,所以可以永久保留。

  最后,也是在汤国华的坚持下,15层到17层安装了木楼板,其他则改成钢筋混凝土楼板。他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赤岗塔至今未被评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街坊观点

  “只有留下建筑原貌,才能继续让我们的后代了解广州历史,为广州独特的历史资源和悠久的历史文化自豪。”

  ——古粤秀色本土文化宣传协会创办人杨华辉

  “建筑师在古建筑维修中,不能完全决定设计风格和方案,业主方以及专家、社会人士等意见不统一的情况时有发生,有时候无奈就只能妥协。这几年,街坊对古建筑的关心多了,这是好事,说明古建筑的保护有了很好的民间基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建筑师

  “我很喜欢广州的骑楼区,走在骑楼里,能联想到广州的繁荣历史,以及和国外的频繁的交流。这些中西合璧在广州很多古建筑的风格上都有体现,所以希望这些古建筑能完整保留。”——游客李先生

  专家看法

  能保留的,尽可能保留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刘志伟认为,虽然不一定说只要是旧的都要保留,但很多老建筑的旧东西确实无论是美感还是使用价值都很高,比如花阶砖,很适合广州的回南天,防潮效果好,“可惜基本已消失。欧洲就很注意保留花阶砖,很多城市现在仍广泛生产和使用。”

  他认为,古人在修建老建筑时,很多结构都是手艺品,因为当时学一门手艺乃至做一个产品都需要很多年,现代工业生产的很多东西都不具备这种工艺价值。所以,需正确理解和认识古建筑留下来的历史信息,能保留的尽可能保留,不要让珍贵的东西付诸东流。